河北时时彩走势图|河北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
新資訊 首頁>新資訊
楊鳳一:昆曲傾世 美人傾城之謎(一)
發布人:李楠 發布日期:2018-03-29

采訪楊鳳一,是猜謎。

       昆曲,為什么被當成世界瑰寶?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第一批認證為“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”。

       昆曲的女演員,為什么那么美?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大約要年輕20歲。

       楊風一,北方昆曲劇院現任院長,如斯美人。

640 (1).webp.jpg


一座巔峰閃回

     明朝中后期,中秋之夜,蘇州虎丘山上,千萬人會聚。干嗎呢?聯想我們北京工體的演唱會就好。不同的是,人家是千萬人清唱。唱到夜里兩三點,大部分人散去,只剩行家,唱到執手相看淚眼。浪漫嗎?浪漫到無語凝噎。 


一瞥前世回望

       清朝乾隆年間,由于這位爺沒事兒就下江南,很多民間戲種如雨后春筍,與有著深厚文學根脈的昆曲,發生了著名的“花雅之爭”。“百戲之祖”昆曲落敗,退出主流舞臺。代表昆曲傳承的“全福班”解散,昆曲一世終結。


一曲今生重燃

       1921年,蘇州成立“昆劇傳習所”,招收了一些窮苦的小朋友。然而,正是這一批小朋友,成為昆曲界赫赫有名的“傳字輩”,讓昆曲薪火再燃,有了今生。這些小朋友只保留父姓,名字中間一個字都是“傳”,最后一個字,按各自行當:旦,是“草字頭”,香草美人;生,是“玉字邊”,玉樹臨風;凈,是“金字邊”,黃鐘大呂;丑,是“三點水”,口若懸河。雅嗎?雅到悲情。

       解放后,昆劇《十五貫》進京演出,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關注,周總理提出成立北方昆曲劇院,從此昆曲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。


昆曲的文學之美,美在哪里?我們來看三段平時大家都能說上一句,卻難得說全的原文:

原來姹紫嫣紅開遍,

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。

良辰美景奈何天,

賞心樂事誰家院?


       沒想到不開心時,隨口嘆的一句,正是昆曲《牡丹亭》里著名的《游園 皂羅袍》唱段吧?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

生而不可與死,死而不可復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


       愛戀過的都知道前面兩句,這是湯顯祖在《牡丹亭題詞》里的情話。完全是情種架勢,人鬼情未了。

小尼姑年方二八, 

正青春,被師父削了頭發。

每日里,在佛殿上燒香換水, 

見幾個子弟游戲在山門下。


       你知道這句是因為電影《霸王別姬》嗎?這正是昆曲界著名的那句“男怕《夜奔》女怕《思凡》”的《思凡》唱詞。


640.webp.jpg


《百花公主》-楊鳳一


文學之美

一位文藝父親

       文學之美,是歷久彌新、不懼歲月的傳承力量。這力量,或捭闔跌宕或細膩婉轉,孕育了一代又一代。

       我們的女主角楊鳳一,很幸運,就生在這么一個有文學之美的家庭,準確說,有一位文藝父親。

       “我的爸爸過去在我的老家日照,是文藝積極分子。我爸爸很帥,年輕的時候,個子也高。小的時候在老家,因為他嗓子特好,所以他就唱京劇的老生,我印象很深,他經常給我們唱。可他很年輕就離家出去當兵了,文藝就成了情結。后來,中國戲曲學院到青島去招生,當時好像是3000多個學生來考,最后就招來了9個孩子,然后我和我姐姐都考上了。當時我爸爸高興極了,因為我們雙胞胎嘛,說選上一個就不去,兩個人不能分開,所以當年雙雙的選入了這個中國戲曲學院。”楊鳳一回憶道。

       楊鳳一還有兩個哥哥、一個姐姐,當年其實是三姐妹都被選上了,媽媽舍不得三個女兒都走,留下了從小學芭蕾、條件更好的大姐,送走了雙胞胎姐妹。那一天是1973年11月18日,也是雙胞胎姐妹的11歲生日,楊鳳一和姐姐走進中國戲曲學院,一學就是九年半。楊鳳一和姐姐也有幸成為中國戲曲史上,第一批獲得大專文憑的學生。


64.webp.jpg

《天罡陣》--楊鳳


一個刀馬旦

       楊鳳一小的時候在學校學的是京劇,但是冥冥之中跟昆曲結下了不解之緣:從到青島招生到第一個開蒙戲,老師都是著名表演藝術家、教育家李金鴻。

       “從招我到給我開蒙,我一直跟他學習。李金鴻老師有三出昆曲戲,一出《思凡》,一出《金山寺》,還有一出《扈家莊》,那么我特別有幸跟老師把這三個戲都學下來了。開蒙戲就是《扈家莊》,所以說冥冥之中就注定跟昆曲的這種緣分。”

       開蒙,舊時指兒童入書塾接受啟蒙教育,那戲曲開蒙指什么呢?

       楊鳳一解釋:“開蒙,就是你第一個基礎的劇目,不是基本功。因為我們進學校先練基礎功,腿功、靶子功、毯子功,等到了一定的水準的時候,就開始學戲,叫作開蒙戲。得有那么一兩年的基礎功,才能學戲,所以我記得那個時候因為我們1973年來的,后來1976年才開始整出學戲。我的開蒙戲是《扈家莊》。我小時候,基本功條件不錯,性格也比較開朗、活潑,愛翻跟頭,于是,就給我分了一個刀馬旦。”

       旦,本意指旭日東升。太陽完整現身于東方地平線上,太陽輪廓下緣與東方地平線相切。而旦角表演的是女性,女屬陰,故反名為“旦”。戲曲有正旦、花旦、閨門旦、刀馬旦和老旦等。簡單說,刀馬旦就是,比武旦漂亮,比花旦能打,比青衣活潑,比閨門旦能上能下。有時想想,這刀馬旦就是為難為女人而設的吧?

       楊鳳一,就是刀馬旦:“刀馬旦,要有一定文戲的基礎,你的基本功也有,它不是傳統的大青衣,它也不是純武旦,所以刀馬旦這個行當確實是難度很大,因為它要能文能武,雖然它不像青衣嗓音那么專,不像武旦那樣的武功高強,但是它要求你文武都比較全面。就像穆桂英,要領軍打仗。跟老師學完這三個昆曲戲,沒想到1982年畢業,分配到北昆,正好學過的戲都用上了。”


640.webp (1).jpg

《長生殿》



一種京昆分別

       戲曲界有一句話:京昆不分。京劇、昆劇,真的不分嗎?

       “其實真正來到北昆以后,京劇、昆曲還是分得很清的,只是它在武戲這一部分。京劇的武戲基本上唱的都是昆腔,《扈家莊》京劇昆曲唱的都一樣。《武松打虎》京劇昆曲唱的腔全是一樣,《小上墳》吹腔都是一樣的,所以很多劇目,京劇能演,昆曲也能演。它所謂的京昆不分,在這樣的一些劇目,但是真正的昆曲和京劇它差距還是有的。

       “比如說到了北昆以后,昆曲的那份細膩、講究,形容它就像水磨調一樣,和京劇不同。昆曲真的不愧為百戲之祖,它給予眾多的地方戲很大的養分。就說劇本,幾乎所有的昆曲劇本都是有一定的文學底蘊在里面,既要懂曲牌,又要懂曲律,而且需要有一定的文化知識,尤其是唐詩宋詞這些知識,你才能寫出昆曲劇本,它要求很高,很嚴。”


640.webp (2).jpg


音樂之美

泰戈爾有一句:“不要試圖填滿生命的空白,因為音樂就在那空白的深處”。做過幾年音樂記者,那種生命不可替代的養分悄然注入,妙處難與君言。

       昆曲的音樂之美,在哪兒?采訪剛要進電梯,清脆的敲擊聲傳來,單純、清冽、直撞心底。我跟門衛大叔請示:“我不上去找楊院長了,您容我先繞進排練場看看行不?真好聽!”門衛大叔笑了,放行。然后,排練場墻上巨大的四個字,震撼襲來:“戲比天大”。


一種水磨腔

       昆曲以鼓、板控制演唱節奏,以曲笛、三弦等為主要伴奏樂器。曲笛,又稱“ 蘇笛”。一音三韻,具有濃厚的江南韻味。想起昆曲的“一唱三折九嘆”:美人在臺上咿咿呀呀水磨腔,笛師執一根竹笛清俊溫潤。美嗎?或許有一天,我能采訪一位笛師,尋覓那種清冷又孤絕的美。

       “昆曲的音樂之美它美在哪兒,它抑揚頓挫,高低全有,它低的時候,難度特別大,特別低,你必須在舞臺上用氣使勁拖著它,它高的時候呢,又特別高。它不像京劇,比如慢板、散板它都是基本上在一個音域當中,偶爾最后的拉一個高腔。昆曲有很大的不同,它的唱腔難度非常大。我唱京劇的時候我嗓音很亮,但是一唱昆曲的時候,聲音又一下子悶回去了,難度很大。所以說,昆曲真的是要比別的劇種付出更多的努力,你才能達到一定的水準。”楊鳳一如此闡釋昆曲的音樂之美。聽昆曲大家講課,有學戲“昆曲9年,京劇8年,越劇3年”的說法。昆曲僅唱腔,水磨腔,該是怎么一種慢工細活?


640.webp (3).jpg


一款36年的腔調

       楊鳳一,1982年,19歲到北方昆曲劇院,到現在,36年。

       一個女人,有幾個36年?楊鳳一,從臺上的公主,到臺下的管理者;從臺上的濃墨重彩,到臺下的云淡風輕;從戲曲界的最高榮譽梅花獎,到為保護文化遺產執著提案的人大代表;從為昆曲演員們月薪1500元發愁,到做到讓大家平均年薪17萬;從在簡陋的老院址摸爬滾打,到引入7個億資金建設新劇院;從單純的昆曲從業者,到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……那真是實實在在的“一唱三折九嘆”,九曲十八彎所不能形容……


640.webp (4).jpg



一個小插曲

       因為新劇院在老院址重建,需要搬遷。一位退休的老師,不愿意搬。情急之下,跑到劇院,在樓道里,大罵楊鳳一,整整3個小時。其間,誰勸也不管用。看不過,沖上去對罵的,也被罵下陣來。楊鳳一不慍不急,聽著,給老師搬椅子、倒茶:“老師,您累了吧?坐下,喝口水,再罵。要說,您這功夫還是好,底氣就是足。”老師樂了,不罵了。楊鳳一接著說:“您老不就是沒地兒放東西嗎?我給您騰一間辦公室過渡,還不行嗎?”老師坐下,喝水,頷首。

       這里面有音樂之美嗎?當然,音樂是知音,是老師,是靈魂棲息地。楊鳳一心里有清晰的目標:帶領整個北昆,舊貌換新顏,甚至達成質的提升,平順完成自我進化,和上時代最強勁的節拍。中間出現的任何不和諧音,都是插曲,都可以通過“一唱三折九嘆”化解。昆曲的水磨腔,是絲質的,柔美中從不乏張力。

640.webp (5).jpg

楊鳳一在德國杜塞爾多夫


音樂之美

    昆曲的舞蹈之美,一個字:韻。纖指輕點,已是河山壯麗,情深似海,詩情畫意盡現。

       曾看過華人舞蹈家沈偉的代表作《聲希之夜》,在八大山人的《游魚圖》舞美背景下,舞蹈的功力,在慢中彰顯了自我控制力。最近,和舞蹈家沈培藝老師接觸較多,她從一個腳背形狀到一個腳站位的控制,讓我發現了世界另一種格物致知的方式,美的背后,是一絲不茍的自我控制。


640.webp (6).jpg


一個影視轉身

       人生的哪一個選擇,沒有自我控制?沒有自律?小到肢體語言,身材胖瘦,大到職業之選,真愛之擇。

       “1982年畢業以后到北昆,戲劇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,老藝術家正當年,青年人想唱出戲,很難。我剛19歲,而且我們劇院那個時候洪雪飛老師(《沙家浜》阿慶嫂)蔡瑤銑老師,她倆正當年,我怎么可能演上主戲?從1983年開始,參與了電視劇《西游記》的拍攝,第一次觸電,但是真的是嘗到了甜頭。戲曲不能十五六歲再學,那你就不能成活,戲曲很苦。從1983年到1990年,基本上一直都在外拍電影電視,大概五部電影、五部電視,都是主演,在經濟上得到很大的補償。在舞臺上演戲,上世紀80年代,演一場戲也就幾十塊錢。”

       或許,你還記得《西游記》里的三朵美人花:何晴、楊鳳一、沈慧芬。

640.webp (7).jpg


一個決絕歸位

       楊鳳一從昆劇轉到影視劇,算不算人們說濫了的“華麗轉身”?客觀而言,收入上算華麗了,然而真心如何?楊鳳一身段柔軟,接下來,才是一個真正稱得上超越華麗的轉身。

       “1990年我們有一位新院長王蘊明,他當時打破了舊有習慣,大膽起用青年人,所以我就被他給選中了。那個時候人才流失很嚴重,我也是8年才有這樣的機會。在任何情況下,我都說年輕人最愿意也是最怕一件事就是被重視,一旦被重視了,100%得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拿出來。我想我的前半生,一直是戲曲,我還是離不開舞臺,所以從1990年開始,我再也沒出去拍電影電視。當然了那種誘惑力很大,需要你自己不斷地去調整,這也是一個痛苦的變化。”

       這個變化有多痛苦,這個轉身就有多決絕。

       當時,楊鳳一的一個朋友是峨嵋電影制片廠的導演,來跟她談,一部電視連續劇、一部電影,在法國套拍。“身上有功夫,臉上五官適合鏡頭”的楊鳳一,被極力邀請。“既然已經說了,就要下決心守在這個昆曲舞臺上。”

       這個轉身完全就是絕塵而去,楊鳳一從此再未涉足影視。


640.webp (8).jpg

一種心痛的放棄

       很多事情,無法感同身受。楊鳳一回歸昆劇舞臺,19年后,命運再次讓她在放棄的心痛中成長。

       “2009年我成為劇院的民選院長。當年我們領導說的,你們自己選的院長,將來好了那更好,將來不好了你們也別埋怨任何人。我是帶著這樣一種壓力,接過來院長的這個大旗。從當院長那一天,我們領導就跟我說,你現在是管理者,你不是藝術家了,所以你要放棄舞臺。其實2009年,我剛40多歲,正是一個戲曲演員舞臺上的黃金年齡。成熟而有經驗,又不太老。那種放棄的痛苦,不可言表。

       “但從那天開始,我就開始推年輕人。幾經周折,魏春榮得梅花獎了,我激動得掉眼淚了! 同時,再適合我的角色,也要放棄。導演曹其敬可以說是看著我成長起來的,她好多次都跟我急了:你不該放棄舞臺!但是有一點,我特別有體會,人能力有限,能做好一件事情就不錯了。又要演戲,又要做管理,戲也演不好,管理也肯定不會到位。”

       追問楊鳳一,遇到重大事情可有和家人商量的習慣。

       她淡然:“沒有。從來都是自己做主。11歲開始獨立生活,成熟得很早,各個方面,尤其是遇到一些重大的事情,我都是自己拿主意。”

       這抉擇的身段,“何意百煉鋼,化為繞指柔”,活脫脫一個柔軟如絹卻殺傷力驚人的刀馬旦。


     更多楊鳳一與昆曲的故事,明日繼續講述。




來源:《北廣人物》周刊

圖片來源:北方昆曲劇院

監制:張琳

編輯:周紹輝

 


河北时时彩走势图 河北时时平台哪个好 内蒙古时时昨天开奖 ig传统彩PK拾赛车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时时彩怎么拉大客户 哪个牛牛平台代理赚钱多 pk106码计算钱公式 bet007篮球 永汇娱乐挂机 11选8技巧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