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时时彩走势图|河北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
新資訊 首頁>新資訊
這位"小鮮肉"臺上身姿如畫大高個唱昆曲一派國風美少年
發布人:院管中心 發布日期:2018-12-05

“數盡更籌,聽殘玉漏,逃秦寇,好教俺,有國難投,那搭兒相求救……”還未走進北方昆曲劇院的排練場,遠遠便聽到昆曲特有的咿呀婉轉的唱腔,遠遠地被微風飄送過來,更有一種幽遠飄渺的意境,這似乎是《夜奔》中的經典臺詞。

微信圖片_20181205113755.jpg


小生王琛

進到排練場中,一抬頭就先被墻上的字震撼了,那是四個紅色的大字“戲比天大”,從古至今,這是銘刻在一輩又一輩昆曲藝人心中的誓言。

就在這幾個大字下面,鼓樂悠揚,演員們正在彩排訓練。雖然臉上的油彩遮住了面容,厚重的戲服掩蓋了身材,但是仍然能感到他們洋溢的青春,這是北昆的一群青年演員。在臺上他們是才子佳人,臺下是帥哥美女,每天沉浸在美麗的昆曲里,穿越在古典與現代中,他們的生活和這都市中大多數年輕人相比,充滿艱辛和寂寞,昆曲作為最美的一種傳統文化正在經由他們執著堅守,默默傳承。

臺上風流臺下遭罪

昆曲之“雅”人盡皆知,它是我國最古老的劇種,被譽為“百戲之祖”,昆曲以曲詞優雅、表演細膩、行腔婉轉一直吸引了眾多愛好者,發展至今已有600余年,2001年它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“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”。

昆曲好聽學起來不易,梨園行自古的規矩,學戲從小就要“坐科”,練就扎實的基本功,這種磨練是極苦的,所謂“臺下十年功,臺上一分鐘”,早年間的科班甚至要和學徒簽下“生死狀”。雖然今天的戲校不似當年科班的殘酷嚴苛,但這些學戲的年輕人從小吃過的苦也是同齡人無法想象的。

北方昆曲劇院的90后小生演員王琛被稱為“小鮮肉”也不為過,186的修長身材,帥氣的五官,瀟灑的氣質,很適合演古代風流的翩翩公子,尤其是裝扮上之后,會讓人想起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無雙”這樣的詩句。然而這臺上的風光卻是臺下10多年的勤學苦練換來的,這個27歲的大男孩從11歲學戲,經受了大多數同齡人想象不到的艱苦與挫折,終于在舞臺上煥發出屬于自己的光彩。

王琛11歲就告別父母和家鄉,獨自來到濟南,住在集體宿舍,開始艱苦的坐科學戲生活。5年的戲校生活給王琛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“很苦”,頭兩天的新鮮勁兒一過,孩子們開始想家,“到學校的頭一個中秋節,我們全宿舍的人一起哭。”心里再難過也得忍著,不能耽誤練功,每天一大早就得起來繞著操場跑圈,上午專業課,下午文化課,每周五還要彩排新戲,時間安排的很緊,基本沒有玩耍的時間。

演小生基本功必須要過硬,最難捱的就是壓腿。“壓腿的時候好幾個人按著,每次都疼得想哭,不光是疼,還酸、麻、癢,像針扎那么難受,足足壓了一年,才把筋打開。”壓腿、扳腿、下腰這些基本功一樣都不能少,有的小學員實在受不了就退學了,年少的王琛咬牙堅持著,還是因為心里喜歡,放不下。終于熬到第一次正式登臺,卻又是一場磨難。“學了一學期《金玉奴》,12歲第一次正式扮上登臺演出,結果頭勒得太緊,頭疼欲裂,差點就要吐了,沒辦法只好下來讓老師松了松,再上臺接著演完。”


微信圖片_20181205113940.jpg

劉恒

今年29歲的劉恒是北昆的武生演員,他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小,目光純凈,笑容溫暖,雖是武生,身上卻有一種儒雅的書卷氣。“老師對我們可嚴了,小時候我沒少挨訓。”劉恒11歲考進北京戲校,吃過的那些苦頭至今沒忘,因為留下的印記太深刻了。

“每天的基本功,跟頭、旋子、踢腿,都要幾百下,做不好重做,有時候不免怨恨老師太狠;其實現在想起來,老師對我們真的很好,練好了會發給我們巧克力,生病了還會給我們送藥,像父母一樣。”劉恒從小腸胃不好,身體瘦弱,還經常流鼻血,但他練功從不敢懈怠。

當年學的最難的一出戲是《挑滑車》,劉恒演高寵,高寵死的時候有一連三個高難度的“倒撲虎”動作,劉恒一遍又一遍地練,總是做不好,直到他發現自己的帽子、衣服已經全被汗水浸透了。“當時像虛脫了一樣躺在后臺的毯子上,覺得一點力氣都沒有,實在累得不行了,可是老師過來一鼓勁,我立刻又‘滿血復活’了。”老師提著一桿大槍在身后提點,最終劉恒完成了這個高難度的動作。

迷上昆曲似乎是逃不開的宿命

學戲如此艱苦,是什么支撐著這些年輕人數年如一日熬過來的呢?我想應該是那種深深的癡迷熱愛,今生遇上昆曲,似乎成了他們逃不開的宿命。

北昆青年演員是史舒越,和劉恒的暖男氣質截然不同,他屬于帥酷的那一種,身材瘦高,面容清秀,眼睛里有一種同齡人很少有的堅毅成熟。史舒越是花臉演員,問他為什么選擇唱花臉,他反問:“你不覺得花臉很帥嗎?”在他心里,花臉功夫好又幽默,是很有魅力的男人。梨園行有句話是“千生萬旦,一凈難求”,可見一個好的花臉培養起來格外艱難。28歲的史舒越說,他的夢想就是“成角兒”,為了讓他能夠成才,單親的媽媽當年毅然決定帶著他從山東來京,11歲史舒越考取了北京戲校,開始了7年的坐科生涯。

微信圖片_20181205114016.jpg

史舒越

史舒越是個早慧懂事的孩子,小小年紀就知道母親的不易和對自己寄予的厚望,“從小我就想一定要學出樣子來,要成角兒,要不對不起我媽,我也知道這條路太難了,只有加倍努力。”他每天5點鐘起床,跑圓場、喊嗓子、踢腿1000下……銅錘、架子、武花臉樣樣都學,一直練到10點晚自習結束。史舒越不但認真完成老師要求的功課,還經常自己加練“私功”。“把腿綁在腦袋后面練吊腿,一綁就是1小時,等到放下來的時候,腿早就麻了。”

史舒越對昆曲的癡迷是從畫臉譜開始的,從十六歲第一次學會自己勾臉,他就沉醉于濃墨重彩的臉譜背后人物的喜怒哀樂,他認為花臉最大的魅力在于一種高度概括的程式化的美,油彩遮住了表情,臉譜卻勾勒出忠奸,每一道顏色都是有性格的。“臉譜看來五顏六色,五花八門,其實自有一套章法。”說起臉譜史舒越滔滔不絕,“這每一種臉譜雖畫法各異,但都是從人的五官部位、性格特征出發,以夸張、美化、變形、象征等手法來寓褒貶,分善惡,從而使人一目了然:紅忠、紫孝、黑正、黃奸、綠躁、銀妖、金神、油白狂傲,水白奸邪……”史舒越喜歡登臺前自己勾臉譜,因為自己更容易找到準確的輪廓,一筆一筆精心勾畫,似乎人物也在心中一點點豐滿起來,他認為這是創造人物的一個過程。

王琛進入北昆之后,院里安排他跟著老師學習整本的《西廂記》,王琛心里暗暗得意,原來他早就跟著盤把這十折的《西廂記》背的滾瓜爛熟,動作唱腔都已經模仿的八九不離十,所以學習的時候難免有時候不太認真,甚至有一天還因為睡過頭而遲到了。

那一天,起晚的王琛急著往院里趕,電話向老師道歉,老師卻跟他說:“你不用來了,自己先去背背戲吧。”這一下就晾了他一個多月。王琛這次得了個大教訓,為自己學戲態度不認真而后悔。后來他真誠向老師道歉請求原諒,徹底改變態度,希望能夠繼續學習。“那出《西廂記》我一共學習了三四個月,學得很仔細,感覺收獲非常大,我認識到表演不僅僅是模仿唱腔身段,而是要從人物出發,去揣摩他的感情,才能塑造出活生生的人。”《西廂記》是王琛在北昆演出的第一場全本大戲,從這時候起,王琛覺得自己開始“慢慢上道了”。

即使演一個龍套也是幸福的

很多人不理解演員“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”,為了舞臺上短暫的瞬間,付出那么多艱辛值得嗎?這些年輕的昆曲演員告訴我,即使只是在舞臺上演一個龍套,也是幸福的。

畢業這幾年,劉恒像所有的年輕演員一樣,演過不計其數的龍套,但即使一句臺詞都沒有,他也會傾注全部的心血和努力去演繹。在《關漢卿》中,他演的是三個不同的伶人,雖然是連名字都沒有的龍套,他卻覺得“從頭到尾,樂在其中。”其中有一段戲,他一個人在臺上有三四分鐘的單獨表演,“舞臺上只有一束燈光,一曲笛聲,整個舞臺都是屬于我的,特別過癮,特別享受。”從劉恒的話語中,可以深深地感受到,他深深地熱愛、珍惜、敬仰這個舞臺,而這也是年輕昆曲演員們共同的心情。

梨園行有個說法,男怕《夜奔》、女怕《思凡》、小生怕《拾畫叫畫》,這是三個行當中非常見功夫的劇目。而劉恒作為武生,第一次擔綱挑大梁的戲就是《夜奔》,當初在學戲的時候老先生們就告訴他,《林沖夜奔》這出戲是一個人在舞臺上表演40分鐘,用唱、念、做、表、舞等藝術手段,表現出林沖被奸人陷害逃奔梁山的故事,整場戲是一個人完成,是一出武生獨角戲。按劉恒的話說他對這出戲是“又愛又恨”,因為演起來太累,太考驗人,可那滋味又讓人那么享受,那么不舍,這便是舞臺的魅力。

微信圖片_20181205114122.jpg

花臉史舒越

而史舒越最難忘懷的一刻是自己第一次在舞臺上哭。那是他去年擔綱主演的一部新編小劇場昆劇《屠岸賈》,這是傳統劇目《趙氏孤兒》中的一段,由一群青年人自編自導做了全新的嘗試。史舒越飾演屠岸賈,在這出戲里他不再是一個大反派,而是一個性格復雜內心不斷掙扎的人物。

史舒越為塑造這個人物付出了很多心血,“這個戲對唱功要求很高,我天天在家里喊嗓子,一天起碼唱兩個鐘頭,反復琢磨,哪種唱腔更好聽,還跑回學校找老師請教。劇中我要從這個人物的青年演到老年,我在家沒事就學老人走路,看電視劇模仿,那段時間都快瘋魔了。”

史舒越唱打俱佳,但他始終認為應該“以情演戲,以戲言情”,要把技巧放進感情中,融進劇情里,而不是只為炫技。《屠岸賈》首場演出,史舒越居然在臺上演哭了,“哭是不對的,會把臉譜沖花,但是當時真的忍不住。”史舒越深深入戲,先感動自己,才能感動觀眾。《屠岸賈》連演10場,受到很多觀眾好評,“就把這個人物留給觀眾評說吧。”史舒越說。

簡單生活淡泊心志追逐夢想

如今,這幾位優秀的青年昆劇演員不斷擔綱大戲,逐漸擁有了自己的粉絲,很多人關心他們舞臺之下是怎樣的。出人意料的是,他們說起自己的業余生活,都表示乏善可陳,因為實在有點簡單,甚至枯燥,從學生時代開始,他們在半封閉的戲校中就已經習慣了單調而清苦的生活。

史舒越18歲從北京戲校畢業后,覺得自己想學的東西還有很多,就努力考取了中國戲曲學院京劇表演專業,系統地學習劇作賞析、藝術修養、人物創作等專業知識。在大學里,史舒越依舊是那個練功最勤奮的學生,“學校一共就30多間練功房,那時候我為了搶到練功房費盡心思,還跑去和老師搞關系。”大學的每個晚上史舒越幾乎都是在練功房度過的,他不談戀愛,不泡網吧,不打游戲,是個相當“另類”的男生。

如今,史舒越唯一的愛好就是在家畫臉譜,他很得意地告訴我,已經學會了畫100多種臉譜,除了傳統臉譜,根據一些新編劇目,他還自己創作了很多新的臉譜,他甚至還打算出一個昆曲臉譜集。

問起劉恒的業余生活,這個29歲的大男孩竟然想了半天說不出來,他也和史舒越一樣,不打游戲,不泡吧,不愛玩,這對于現在的年輕人來說似乎有點不可思議。好幾年劉恒的業余時間都用于上學了,他從戲校畢業后在中國戲曲學院繼續教育完成了大專、本科的學習,然后,他又考取了中國藝術研究院的碩士研究生,攻讀“戲劇戲曲學”專業。劉恒每天早上6點起床,穿過整個北京城,奔走于北四環的學校和南三環的劇院之間,累并快樂著。

“我業余最喜歡看戲了,話劇、京劇、各種地方戲,我都愛看。”劉恒好像突然發現了自己這個愛好,他的最高紀錄是一個月看了30多場戲,那一段正是梅花獎30周年的紀念活動,他馬不停蹄地在北京各大劇院輪番跑,“最后看得我都快崩潰了,但是真的收益很大。”所謂外行看熱鬧,內行看門道,從不同藝術形式的表演中,劉恒最注重觀察老藝術家們的細節處理,“一個眼神,一個動作,一個唱腔變化,都是很多年的舞臺經驗磨練出來的,值得我們好好學習。”看完之后,劉恒不時地琢磨著他們的動作、唱腔、形體,自己一邊模仿,一邊比劃,如癡如醉。

像很多傳統文化的境遇一樣,已經傳承了600多年的昆曲這些年其實并不景氣,也有不少演員因為各種原因而改行了,這些年輕人對昆曲的熱愛和堅守就更讓人覺得不易。從十幾歲考進戲校,他們經歷過很多孩子想象不到的艱苦,也感受過這個舞臺巨大的魅力。戲,在他們心中是最美麗的夢想,在排練場摸爬滾打10多年,他們期盼的正是夢想照進現實的那一刻。

來源:京味兒編輯:郭丹


河北时时彩走势图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小区里商铺卖什么最赚钱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极速快3我输了20万 飞禽走兽怎么压分稳赚 微商现在什么比较赚钱 抢庄牛牛怎么玩 极速赛车辅助自动化 全民捕鱼达人5攻略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